张曦兮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大众文学网www.zkjs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花不执顺着澈哥的话题,扭头看向南天帝。

脸色铁青,脖子梗得笔直的帝君大大,浑身喷薄着大写的‘不爽’。

该说不说,两位相爱相杀几千年,关系其实还不错这一事实,被花不执在此刻证实了。

为何这么说呢?

她现在心里有种很强烈的感觉——这波强买强卖,她是打死也躲不过去了。

南天帝肯定也听得出来,澈哥在给他疯狂递台阶。

他老人家虽然傲娇,但属实明白孰重孰轻。

一旦错过花不执这个‘大冤种’,他这具分身,便再无机缘可维持于世间。

陨落,不过是时间问题。

他目光如泉水冰凉,古井无波,‘幽怨’地瞥了眼花不执,轻哼道:“呵…无知小儿。自以为机缘多,便是本领强?殊不知,‘大道至简,返璞归真’方为根本。”

花不执:我的母语是无语啊大大!

就不会好好聊天呗,非得夹枪带棒?!

她也没遇着个牛批普拉斯的领路人呀,‘大道至简、返璞归真’,听说过,但不了解啊!

冉渊曾经多番嘱咐她,切勿忘记根本——御灵诀。

可嘎吱、白花花和冉渊,一直以来都忙着教她合体技。

能像眼下这般熟练地将他们的技能为己所用,还得多亏了花不执在不执山上,那一个个鸡飞狗跳的夜晚呢。

自打她来到寒天大陆,确实跟上了发条的小老鼠一样,被【幽灵】赶着走,被契约灵们推着走,被苍毓、花家、大比、宗门,一桩桩一件件琐事牵绊。

花不执从来都知晓,自己这一身灵力境界,远超于她的实际作战技能。

毕竟,她真没啥可傍身的灵技。

风陨?她会,却万万不如君止意那般专精。

无相剑诀?她若有所悟,却始终未能悟出属于自己的剑意。

清风诀?功法口诀她闭着眼都能背,但花挽挽在她手里最大的作用,还是吸收敌人的邪祟气息及灵力。

跟个吸星大法似的,大多时候,挽挽自己就能搞定战斗,花不执压根没什么参与感。

契约灵合体技?她绝不可能如冉渊他们那般精通,无论是实战经验,还是灵技掌握的通透度。

御灵诀?更别提了。

她目前为止,遇到的大多是自主与她契约的高阶灵体,最常用到的就只有灵眸,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